通行证: 立即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城市 » 科教文体 » 正文
 

古镇 见证了朝代的更迭

2016-12-10   来源:麦滋家   作者:何湾  我要评论  我要爆料  热点
古镇 见证了朝代的更迭

当那么多的人走出家门,游荡于世界的角角落落的时候,这群人不自觉的分成两大类,一种是旅游,另一种则是旅行,而我可能是介于两者之间的选择。从概念上看,旅游纯粹是到此一游的那种,拍照、购物、吃货们还会街头巷尾到处觅食;旅行则会更加深入,人多的地方去,人少的地方也会去。

物产习俗,风土人情,都会做一些层面的了解。旅行应该是一种比较高端的出行,非世俗之人可以消受。

我去过不少地方,走过不少的路,我很享受走在路上的感觉。今天,我想说说关于古镇的印象。在我去过的几个古镇里,桐乡的乌镇和苏州的同里古镇知名度相对大些,尤其是乌镇,因为世界互联网大会而蜚声海内外,一夜之间家喻户晓。

同里古镇隶属于江苏苏州吴江区,位于太湖之畔,这个古镇自宋代建镇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。古镇里有建于明清时代的花园、寺院、宅邸和名人故居数百处;河道纵横,桥梁众多,有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的味道。乌镇素有鱼米之乡、丝绸之府之称,自新石器时代起有六千多年的历史,春秋时期就是吴越两国的边境,自古便为军事重镇。

新市古镇位于浙江德清县境内,距今也有数千年的历史,其建制亦有1200多年,是浙北地区大运河畔的重要商埠,自古繁华,民风淳朴,素有小上海之称。塘栖古镇位于杭州市北部,与德清接壤,著名的京杭大运河穿镇而过,历朝历代,均为杭州的水上门户,素有鱼米之乡、枇杷之乡的称号。

还有南浔古镇,风貌特色物产民风与以上均无二异。我想大家可以发现大凡古镇,一般都是建在大江大河的旁边,这也符合古人逐水而居的需要和习俗。水成了文明的发祥地,是生命的载体,生命来自于水,最终也应该消融与水,天人合一,人与自然本来就是融合在一起的。

古镇的建筑大体以木质结构为主,其基础则多用青石垒成,可以防止木材潮湿腐朽。木楼和吊脚楼总给人一种温暖和谐的感觉,不像钢筋混凝土建筑呈现出来的冷酷而毫无生命感。那每一根柱子,每一条回廊,仿佛都在尘封的历史中苏醒过来,向南来北往的过客诉说千百年来的烟云变幻。我喜欢在古镇的回廊间漫步,亲手触摸那一排排沉默的柱子,用手指的余温去唤醒那些木质扶手的记忆,或者说那些不语的生灵用它们的沉默告诉我生命存在的意义。

这一根根的柱子、一条条的横梁,甚至脚下被磨得锃亮的条石,他们都曾经活着,活在古人的眼前,活在那个离我们或近或远的年代里头。他们朝拜过封建时代的君主,他们见过矛盾,他们聆听过朱自清的匆匆,他们曾走在戴望舒的雨巷里头……他们也见证了朝代的更迭,他们领略了繁华,他们经历过战火,他们朝迎旭日暮送晚霞……他们是智者,是长辈。我默然地站在无数的横梁立柱之间,感觉自己渺小得如同一粒尘埃。

每个古镇都有很多的桥梁,因为古镇伴水而居,河道两岸民房隔水相望,夜幕时分,万家灯火倒映水中,亦真亦幻,温润空灵,所有喧嚣的心灵因此沉淀休憩。在平凡的工作生活中,有时漫长的会议,有时无聊的饭局,有时无趣的聚会。每当这种时候,我就会在回忆中搜寻那曾经走过的日子。那些草木山川,那些乱石沟坎,那些或破败或辉煌的建筑,都鲜活地回荡在我的脑海里。就像古镇的韵味,越咀嚼越深刻。会场中那无谓的喧响,饭局中牵强的笑容都消逝在遥远的光影里。个中滋味正如月下鼓琴,知音难觅。浮沉半生,千面世界,两面人生。贫瘠的灵魂比贫穷的生活更可怕,于是我沉醉在千桥流水的静谧中,踽踽前行,乐此不疲。

佩弦兄说,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都没有。其实,他的内心是何等的充实而丰盈!禅师有云:沉默观己。国人素来不善观己,凡事皆指责人,遇事喜拉客观。究其原因,只为近代以来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。圣贤书不读,游戏满天飞;牌局饭局天天有,无聊应酬时时新,实在可悲。所以古镇是有医疗效用的,不妨放下一切,去古镇走走,也无须呼朋引类,有三两知己足矣。甚而一人独往,在古镇的静谧里梳理自己潦草不堪的人生。

大部分古镇都居住着土著的居民,少有地方将土著迁出,商业气息太重,失却了古镇的韵味。我发现古镇居民的眼神里常常流露出的是平和满足,脸上写满生活的愉悦,不像都市里的人群,逼仄的空间和繁忙的生活,早已将人性的柔美摧残得不省人事。古镇人大都好客,你若是去讨杯水喝是绝对不会含糊,问个路啥的热情得让你都不好意思;甚至你想借用一下谁家的厕所都不成问题,这在心灵普遍设防的都市生活圈里,实在让人受用得很。所以常常怀想古人的生活,虽然物质匮乏,但他们的精神世界让人歆羡。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,云逐落日,雨打芭蕉。唐诗宋词给我们的滋养,是源自灵魂深处原初的感动。

游走在古镇,当然不可忘了美食。这种美味绝对不是食品添加剂支撑起来的,它们大都保留了食材原本的味道,让人类麻木的味蕾再次触碰来自大地的问候。可惜有不少人的味觉已经在工业文明的进攻下全线崩溃了。我一般会在古镇里寻觅一些几近失传的纯手工小吃,感受一下劳动创造美食的滋味,那种感觉绝不仅仅是果腹的满足,还是对人类文明延续过程中对食物的景仰。

古镇大都不大,从中横贯一通也不须耗费大多的时间,它更像一个村落,而村庄恰恰是无数文人梦莹魂牵的心灵居所,那么多描写村庄的文字,那无数的活跃在村庄的虫鱼鸟兽,成了不少城市人类向往的生命群体,那种自由的状态和无忧的心境,让心力交瘁的现代人欲壑难填,成为物质纯粹的奴隶。颜回一箪食一瓢饮的生活理念,估计再也不能在俗世凡尘掀起涟漪了。我认为颜回的生活价值观不足取,毕竟人类是应该享受现代文明带来的物质成果的。我只是觉得不可过分为外物所役使,提倡极简主义生活模式,或许就不会如此的疲于奔命了。

每一次离开古镇,都怅然若失。古镇仿佛一条时空隧道,连接着远古和未来。每当有意无意的踏入这片静谧的土地,都有无限的感慨。

怀念古镇,它在每一个皓月横空的夜里,悄悄的降临在我的梦里。

青岛东南山网为你提供【古镇 见证了朝代的更迭】的文章,喜欢请记得收藏本站
分享给身边的朋友或转载请附带本文网址:http://www.dongnanshan.com/news/show-39605.html
 
 
 
点此发表您的评论  看完本文章,你对此有何看法?我们尊重并珍惜您的每一次发言

 
每日推荐
高清图集
热门排行
视觉焦点
 
更多>>青岛百科